功能組別答問

1 功能界別選舉的基本資料
  • 香港立法會的70位議員,35位由功能界別選舉產生,另外35位則由地區直接選舉產生。
  • 在地區直接選舉中,全港年滿18歲的永久居民都享有投票權。在2013年,已登記的地區直接選舉選民人數約為3,471,423。
  • 在功能界別選舉中,除了28個被指定社會界別內某些符合特定資格的238,022位選民外,也包括一個新增界別(區議會第二),該界別有五個議席,由3,219,896位選民選出。
  • 憲制上並沒有既定的準則去決定那些社會界別可享有立法會議席;與此同時,也沒有任何準則界定界別內誰可享有投票權。
  • 現時大部份的立法會功能議席都由與經濟及專業有關的界別所享有。

 

11個與經濟有關的功能界別為:(2013年)

  1. 漁農界(1席,158 選民);
  2. 商界(第一)(1席,935選民);
  3. 商界(第二)(1席,1,668選民);
  4. 金融界(1席﹐125選民);
  5. 金融服務界 (1席,594選民);
  6. 工業界(第一)(1席,604選民);
  7. 工業界(第二)(1席,825選民);
  8. 保險界(1席,130選民);
  9. 勞工界(3席,646選民);
  10. 旅遊界 (1席,1,336選民);
  11. 航運交通界(1席,201選民)

 

5個和專業有關的功能界別為:(2013年)

  1. 教育界(1席,91,621選民)
  2. 會計界(1席,25,154選民)
  3. 衞生服務界(1席,37,353選民)
  4. 醫學界(1席,10,825選民)
  5. 社會福利界(1席,13,885選民)

 

政治權力應否以「專業知識」為分配的基礎?

 

誠言,現代社會錯綜複雜的公共政策過程的確需要輔以專業知識,但擁有專業知識不應成為分配統治權力及政策制定權的原則。正如諺語有云:「專家的功能應像水龍頭一開就有水般,按需要隨時提供專業意見,而不是自恃專識掌控權力 (experts should be kept on tap, not on top) 。」

 

政治理論學者Jonathan Wolff有相類似的意見:「你可以選擇聽從醫生的忠告,或聽取建築師的意見,但如果醫生的命令變成具有法律的效力,或建築師變得有權為人民分配房屋,那又怎會有人感到高興?無論這些人在他們的專職上幹得如何出色,我們總沒有理由信靠他們為我們作主吧?他們或許在另一件事上也幹得很出色呢,就是中飽私囊。」(Jonathan Wolff. 1996. An Introduction to Political Philosoph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75.)

 

再者,選舉跟提供的專業意見的質素沒有直接關係,選舉並不能保証界別內意見最精闢的人仕能進入議會。

 

第三,議會內公共事務的議題非常廣泛,有甚麼理由認為個別功能界別議員能在其專業或商業範疇以外的議題有獨到的見解,從而提高議事質素?例如,有甚麼理由相信,工程界的代表會對零售批發界所面對的挑戰或憂慮有獨特的見解?又或工商界的代表必定對藝術政策有過人的高見?

 

第四,有甚麼證據顯示功能界別代表在不同公共事務範疇,包括其專業範疇內的意見,必定有別於甚或優勝於地區直選議員的意見?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要吸納各界卓越的專業意見,還有其他比選舉更多元化、多層次和有效的方法,例如諮詢委員會、智庫、顧問團等。